設為首頁  |  加入收藏  |  聯系我們
水電學會張博庭:水電開發的扶貧作用無可替代
2019/5/23 22:31:23    新聞來源: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

    本網訊  5月23日,在2019全國科技活動周期間,由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主辦、華北電力大學承辦、北京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協辦的“水力發電與扶貧攻堅”科普論壇在華北電力大學主樓召開。中國科學院陳祖煜院士,清華大學王兆印教授,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王亦楠研究員,水電學會張博庭副秘書長,華北電力大學檀勤良副校長、苑英科院長、丁曉雯教授和姚建平教授等領導專家致辭、專題報告或交流發言。10余家主流媒體與會交流和宣傳報道。

   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專題報告:《水電開發與扶貧攻堅》。

2019全國科技活動周之水電科普論壇——

水電開發與扶貧攻堅

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 張博庭

 

一、水電開發的扶貧作用巨大、全球公認

水電扶貧是項目本身的扶貧,與依靠財政補貼的光伏扶貧有很大的不同(光伏扶貧,實際上是全國的老百姓用多付的電價來扶貧)。但目前全國水電的平均上網電價還要低不少,也就是說我國的水電開發之后,不僅要隱形的造福于全國百姓(補貼電價),而且項目本身還能帶動當地的經濟發展并對搬遷移民起到扶貧作用。所以,水電的扶貧作用,是巨大的,是多方位的,是實實在在的,也是全球公認的。

世界銀行曾經一度因為水電項目開發在一些國家的移民困難或受阻,而停止了對水電項目的貸款。但在2004年北京聯合國水電與可持續發展高峰論壇之后,恢復了對水電項目的支持。經過幾年的實踐之后,世界銀行在2009年的《水電發展報告》中,用“減貧、減碳”四個字精辟地總結了水電開發的作用。

那么,水電項目移民中的一些利益沖突與水電的“減貧”,到底有沒有矛盾?沒有。大家可以具體觀察、分析一下,無論國際國內的哪一次移民矛盾沖突,有沒有是因為貧困群體的反對而造成的?幾乎沒有。因為,扶貧、減貧是每一個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(聯合國的2000、2030年人類可持續阿發展議程中最重要的內容之一)。所以,即使沒有水電項目開發,政府也有責任幫助貧困群體擺脫貧困,更何況在具體的水電開發項目中。因此,世界銀行的調查很早就總結出,在貧困地區開發水電項目是普遍受移民歡迎的。其實,在實踐中水電項目移民的真正矛盾沖突,往往出現在一些相對富裕的群體,常常是因為他們希望通過項目開發所獲得的財產增值沒有達到預期。

二、我國集中連片貧困地區的某些特點

我國集中連片貧困地區“三區三州”的“三區”是指西藏、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省藏區;“三州”是指甘肅的臨夏州、四川的涼山州和云南的怒江州,這些國家層面的深度貧困地區80%以上區域位于青藏高原區,自然條件差、經濟基礎弱、貧困程度深。

但要知道:三州當中的四川涼山州和云南怒江州都是水電資源非常富集,但還沒有得到充分開發的地區。這是不是偶然的?不是。水能資源富集的地區,一般都是山高水急、地質災害頻發的地區。為什么?因為河水的能量是產生地質災害的主要根源。

由于青藏高原的不斷抬升,我國西南地區多數河流的坡降都在增加。在產生了極其豐富的水能資源的同時,也使得我國西南地區的河床都在下切。河床下切后增加了兩岸的坡度,形成了深切的V形河谷。當河流的邊岸被深切、陡峭到了一定程度之后,在地震或暴雨的激發下,就有可能發生崩塌和滑坡。此外,發生洪水時,如果有大量坡積物和碎石帶進山溪溝谷,就會形成泥石流。

當河流持續侵蝕下切河床,將以溯源的方式向上游及各級支流的溝谷發展,引起上游支流和山谷的邊坡變陡,誘發邊坡失穩,并加劇整個流域的土壤侵蝕,以至于在汛期暴雨的作用下,很容易產生崩塌、滑坡和泥石流等地質災害。此外,河床侵蝕下切還常常破壞沿河公路路基、沖毀橋梁、降低地下水水位以及破壞兩岸的植被。植被的破壞,又將會造成更嚴重的沖刷和侵蝕,形成地質災害頻發的惡性循環。

2007年清華大學的973研究項目表明:地質減災的核心是消能,發育良好的天然階梯深潭結構,能夠自然的消能。所以,它能穩定河床,避免地質災害。而水力發電的作用,則是通過驅動水輪機把水能轉化為電能,更能起到科學的消能減災的作用。

此外,水電開發后水庫的建造和蓄水通??梢暈脅晃榷ǖ牡刂駛綠?,提供一個集中釋放的機會。這些不穩定的地質滑坡體,一旦在蓄水期被釋放之后,今后再遭遇到任何暴雨或地震都很難再發生地質災害。這種在水庫蓄水的初期,通過嚴密的監測,讓潛在的滑坡體在不長的時間內都釋放出來的減災方式,可以被看成是水電建設的減災“免疫”。

經過水庫多次蓄水的“免疫”考驗后,水庫庫岸再次發生地質災害的可能性非常低。例如,在汶川大地震發生時,距震中僅十幾公里的壩高132米的沙牌水電站,大壩后的水庫庫岸完好無損,而大壩前的自然邊坡,滑坡、崩岸的現象則非常嚴重,慘不忍睹。這就是因為沙牌水電站建成以后,水庫的多次蓄水,已經把那里潛在的地質滑坡體都釋放掉了。即使再遇到大地震或者大暴雨,也很少有發生滑坡的可能??杉?,水電建設的最佳地質減災效果,一般會出現在水庫建成蓄水幾年之后,并且將能長期的發揮作用。

總之,我們需要強調的是:消能是減少地質災害的最根本措施之一,這種科學的減災理念,亟待普及。而水力發電就是一個把河流水能轉化為電能和消能的過程。有效的消能,不僅是保障水壩結構安全的最重要手段,而且還是減少河流沿岸地質災害的最重要的措施之一。

三、怒江地區的貧困來自惡劣的自然環境

怒江地區的貧困狀況,令常人難以想象。幾年前筆者在跟隨央視記者拍攝《怒江故事》的過程中,接觸到了一些媒體報道上看不到現象。例如,當地人告訴我們,很多貧困地區的女孩子,家里幾乎不敢讓她們去上學。因為,這些女孩子一旦上到了小學4、5年級懂事之后,就有可能會自己離家出走。因為,家鄉的貧困和外面的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這種情況有多普遍,我不知道,但在筆者親身所接觸過的當地村民中,確實就曾有過一位20歲的女孩子,私下表示希望筆者能在北京幫助找個人把她自己“賣掉”。而且表示即使對方50多歲了也沒關系。

一個地區的婚姻狀況,絕對是其貧困程度的最直接反映。記得在云南阿海水電站采訪的時候,當地的移民告訴我們,阿海水電站開發之前,當地人要去一趟縣城,需要用幾天的時間,走幾百公里的山路,村里有不少人一輩子都沒到過縣城。所以,村里的女孩子都想辦法往外嫁,村里的男子很多都找不到對象。但自從修建了阿海水電站,公路修到了村里,每天都有開往縣城的公交車。移民的生活富裕起來之后,現在不僅村里的女孩子不再一心一意的往外嫁,而且已經有上海的姑娘嫁到村里來了。

山高水急,交通不便,讓怒江沿岸的很多貧困地區幾乎成了與外界隔絕的半原始地區。當年筆者考察怒江的時候,雖然國家那時已經有了“村村通”工程,但是,當地的條件實在難以實現真正的“村村通”。因為,不僅建一條道路很難,要保持一條道路的暢通幾乎更難,這緣于當地的地質災害頻發。所以,那里的不少“村村通”工程,不是把路修到了村里,而是把“村公所”搬到了遠離村子的路邊。事實說明,惡劣的自然環境如不能徹底改變,國家的扶貧政策真的很難落到實處。

四、頻發的地災制約怒江地區的整體脫貧

發展旅游業是貧困地區脫貧的重要途徑。根據百度上介紹:“'三區三州'地區自然人文景觀和旅游資源富集。為通過旅游開發推進當地產業轉型升級、脫貧攻堅,'三區三州'旅游大環線應運而生?!?/span>

然而怒江州的具體情況是,為了發展旅游業,省里曾經特地把旅游搞的風生水起的麗江州書記調任到了怒江州。但是,干了幾年之后這位書記的結論(專門出過一本書),認為怒江的水電不開發,旅游業就發展不起來,因為,交通幾乎沒有保障。一條幾百公里長的沿江公路,每年要發生上百次的滑坡、崩岸、泥石流等各種地質災害。也就是說,如果一個旅游團到怒江去旅游,幾乎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概率要被某次地質災害困在某一地方。這樣的旅游,怎么能開展起來?

所以,目前國家對怒江州的整體脫貧規劃中,最重要的就是要投資上百億沿江修建一條高等級的公路,保障交通的暢通。這的確是一條對癥下藥的解決怒江貧困的好辦法。高等級的公路,雖然不能說完全應對各種頻發的地質災害,但是,起碼可以讓一些較小的地質災害不至于影響道路的正常通行。有了這條路的保證,在怒江地區開展旅游才有了些可能。但筆者認為,這還不是最科學的扶貧方案。

五、開發水電是怒江州最科學的脫貧方式

目前,由于高等級的怒江公路還沒有修建成,怒江旅游脫貧的效果到底怎么樣還有待于觀察。但筆者認為,修建高等級公路的脫貧效果,肯定不如開發水電更科學。就算我們公路的等級非常高,可以抵御各種地質災害,那也不過就是能保障沿江的交通暢通,而一旦離開江邊,交通的暢通仍然將難以保障。因為目前的地質災害總是要從干流到支流不斷溯源發展的。而一旦開發了水電,不僅能把怒江的巨大能量利用起來發電,變成資源和財富,而且還會阻止它再去不斷的深切河谷制造地質災害。這樣,在干流的地質穩定下來之后,支流和整個怒江地區的地質情況才會逐漸都穩定下來。從而從根本上改善整個怒江的自然環境,有利于實現怒江地區的整體脫貧。

總之,對于像怒江州、涼山州這類具有豐富水能的地區來說,水能的資源優勢如果不能被開發利用起來,它就一定要不斷的制造各種地質災害來消耗掉這些能量。所以就形成了當地山高水急、交通不便和地質災害頻發的極其不利于人類生存的惡劣自然環境。因此,對于這類地區來說,只有開發水電、把豐富的水能盡可能利用起來,服務于人類文明,才是最科學的扶貧方式。

結語

水電開發的扶貧作用是巨大的、全方位的,無論是在經濟、社會還是環境方面。尤其是在自然環境的改善方面,水電開發的作用,重要性幾乎是無可替代的。

當前,扶貧攻堅是我們的一項重要政治任務。為響應黨和國家積極參與扶貧攻堅的號召,用我們所掌握的專業知識,通過宣傳科學原理,倡導用最科學的方式,讓扶貧攻堅的效果事半功倍,是我們當代科技工作者和科技社團組織義不容辭的社會責任。
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:010--58381747/2515 傳真:010--63547632 
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: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(010-88516981)